如何保持健康 | 預防資源中心

一、序

我必須清楚地聲明,我不是山達基人。相反地,我是一位授職的衛理公會牧師,擔任此職位已逾40年1。我並不支持山達基的信仰與實踐,甚至對某些部分還有些批判。但我關心的是宗教自由,這對民主社會來說相當重要。

1971年,山達基的代表與我接觸,由於我的著作以及我在倫敦大學擔任比較宗教學教授,大家知道我的興趣在於宗教的意義。我仔細檢視所收到的著作,然後想想最好與這個教派的代表作幾次會談,也拜訪一下他們英國的總部,以獲取第一手的資料。

東格林斯特德鎮的聖崗莊園是一座古老的擴增建築,周邊範圍還算夠用,但不是非常寬廣。我敲定好拜訪的時間,但一如往常,我提早了半個小時抵達,好讓自己有點時間可以四處逛逛。聽過有關山達基人的種種謠言,我自行揣測入口處可能會有警衛,甚或是幾隻看門狗,但他們完全開放,根本沒有人注意我的車已開入停車場。接著我走入幾棟建築物,看到教室的門開著,裡頭有學生在讀書,最後我進入了一間小禮拜堂,看起來就像許多獨立教會(Free Church)那樣的建築物。

羅恩賀伯特的照片隨處可見,牆上字字句句幾乎都顯示著他的存在,像「勿橫衝直撞,你可能會撞上羅恩。」當唱詩班進到小禮拜堂,他們唱的入堂聖詩出現一些讓人不注意也難的詞句:「斯人獨自,使道得知。」聽起來像是唱出了宗教的傲慢武斷。就像佛陀一樣,羅恩賀伯特可能被賦予了一種超自然的權威,甚至將他視為神祇之用,如果在理論上並非如此。但是這種傾向又與該信仰的其他文章背道而馳。週日下午去做禮拜的人很多,各年齡階層的人都有,每個人都很開心而且反應熱烈。艾許沃夫法官大人(Mr. Justice Ashworth)曾說:「牧師直接面對群眾,且向他們問好」,不過對不同教派的教會來說,這都沒什麼。牧師穿著牧師領,戴著某種十字架或T型十字架,但這些都是宗教的外在飾物而非內在本質。也有讚美詩歌、靜默禱告,以及幾次提及神的講道。

1. 派林德教授於1977年寫下本文。

二、 神在山達基信仰中的地位
下載白皮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