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持健康 | 預防資源中心

前言

J.高登.米爾頓博士
(Dr. J. Gordon Melton, Director)
美國宗教研究院院長(THE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AMERICAN RELIGION)

二十世紀即將進入尾聲,宗教多元主義(pluralism)已然成為宗教生活的明顯事實。多元主義於十九世紀萌芽、二十世紀開花結果,亦是掛在人權與自由這個更大議題下的重點事務。宗教自由更是評估一個社會,人類自由程度最重要的指標之一。

宗教多元化之所以能夠成長,是因為宗教結構脫離了國家的控制與偏袒的態度。而多元化的崛起相對促成了世俗國家(secular state)的發展,使之建立一套斡旋的法律規則,讓不同的宗教團體能如街坊般地共存。宗教差異在開放的社會能成為直接對話的契機,促進個人對自我靈性生活的理解,以及認知人類的多元性,而不是拿來轉為敵視的藉口,或用作誤解與非理性的仇恨下的議題。

通訊與運輸的進步加速了二十世紀晚期多元主義的成長。基督教運動在上個世紀將大部分的基督教派引介到非洲、亞洲、中東的傳統宗教文化當中。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向西方湧入的大量移民又將所有已知的東方宗教帶進了歐洲和北美洲。同時,電話、電視、個人電腦更將個別的特殊文化(包括靈性資源)裡的經驗智慧傳送到全世界人類的家中。今日,除了以法律箝制宗教自由的少數剩餘地方,從倫敦到奈洛比、從東京到里約熱內盧的所有現代都市中心,都是世界宗教裡重要的少數族群故鄉。

宗教多元主義的崛起迫使我們大量修正自我認知的宗教、在社會上的功能,尤其是假定宗教有不可或缺的紐帶作用,維繫了國家各民族之間的團結。各國齊心渴望自由與安康,而不是要求文化與信仰的同一性,也能夠輕易地讓彼此凝聚在一起。我們現在已經看到各個國家能夠在世俗與多信仰的環境中自在的生存,也已經看到人民對個人自由產生高度期待時,政府將單一宗教強加人民身上所導致的社會分裂。

同時,我們對新興宗教的態度,大多承襲老一輩的宗教社群觀念;而這些態度必須進行重大的改革,特別是西方宗教機構已面臨大眾的信心與忠誠度急遽下滑的時候。一個世代以前,我們認為古老的宗教是一座座的寶庫,裡面蘊含著時間淬鍊而成的真理,註定會子子孫孫永存不朽,而新興宗教不過是曇花一現。那時,我們把新興宗教斥為渺小而膚淺的個人崇拜,由魅力型人物(charismatic figures)而起,註定會隨創教人的殞落而消失。不過,從巴哈伊教(Baha’i Faith)到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這類新興宗教的崛起,不僅創教人離世後依然存在,還發展成吸引百萬信徒的國際型宗教社群;這讓我們見證到,創建新式宗教的這股驅力,是所有民族的社會生活中自然進程的一部分。人們不斷製造新的虔誠形式,將遺忘的體系喚醒且賦予新的生命,讓靈性生活隨個人產生變化,也持續創立新的宗教組織。這些形式許多都已體制化,成為大型宗教的在地變奏(local variations)、宗教復興運動、集體儀式中看似無形的各自表述、相互競爭的宗派,以及不同的教團。

布萊恩.威爾遜(Bryan Wilson)是新興宗教研究領域裡公認的大老,他在接下來的論文當中,言簡意賅地概述寬容社會的發展,還有與其並肩崛起的宗教多元化的本質。就西方而言,隨著多元化的興起,神學上對於某些先前基督教社群內所奉行的獨一性(uniqueness)一直就有重估(與廢除)的主張,這個過程的推動大多來自於全球宗教不斷擴大的意識。而基督教的內部,世代更迭的神學爭戰製造了數千種的宗派,在神學、教會生活、崇拜、道德義務上,譜出了一組似乎永無止境的變奏。當我們把基督教和不同的宗教族群放在一起做比較,很快就會發現神學和儀式的種類在基督教內部的差異,幾乎跟基督教與其他信仰族群在思想與崇拜上的差異一樣大。

還有,如威爾遜所指,以及法庭檢視的結果證明,宗教寬容最大的難題在於我們能否用更寬廣的理解,來看待那些本應放進「宗教」一詞的現象與族群。今日,沒有人會把印度教與佛教團體驅逐到境外的幽暗之地。某些晚近興起的宗教卻仍須不停地為其宗教的生存權而奮鬥。新興的非神(non-theistic)與人本(human-centered)信仰充分說明了就算沒有明確的神祇或啟示的真理(revealed truth),宗教仍可以且確實存在。

最後,威爾遜含蓄地指出,多元化在我們的鄰人之間或許早已存在,而我們對它的無知本身才是宣導寬容與擴展宗教自由的重大阻礙。我們傾向於欣賞自己熟悉的事物,找理由詆毀那些和我們做法不同的信仰實踐者,以及那些我們搞不懂的內在邏輯。我們發現取笑他人的宗教生活,比費力找出共鳴與理解來得容易得多。

因此,美國宗教研究院獻上此文,當作初步的導覽圖,讓我們走入圍繞在每個人身邊的宗教表述世界。本文提供一些急需的客觀途徑,就算文中沒出現、也沒點名討論到的古老既有教會,或是現代的新興信仰,我們也能以此途徑來理解不同教團與靈性群體的本質。

J.高登.米爾頓
美國宗教研究院
1995年5月

美國宗教研究院創立於1969年,是研究北美洲宗教團體與組織的機構。 1990年代,針對新興宗教的知識整合進而達成共識後,本院將關注的領域延伸至歐洲、非洲與亞洲地區。本院贊助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戴維森圖書館的美國宗教區館藏,也出版關於不同宗教團體與現象的各類參考書籍與學術專書。

一、 人權與宗教自由
下載白皮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