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羅恩 賀伯特曾經說過,一個人是否不枉此生,有兩個測試:他是否做了他想做的? 大家是不是很高興曾經有這個人存在?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就是他一生對戴尼提與山達基完整的研究工作,包括超過一萬份著作與三千場錄音演講。 而第二點的證據則是全球有數億人的生活,因為他而有了顯著的改善。 有好幾世代的學生因為L. 羅恩 賀伯特在教育上的發現,如今具有優越的閱讀能力;數百萬人透過L. 羅恩 賀伯特在戒毒上的突破,而免於毒品濫用的毒害;更有一億多人受到他非宗教道德守則的感動;以及千千萬萬人視他的著作為生活的精神基石。

雖然L. 羅恩 賀伯特最知名的成就,是戴尼提和山達基,但我們無法如此簡單就將他歸類。 不說別的,他的生活過於多樣化,他所造成的影響過於廣泛。 例如:南非的班圖族人對戴尼提與山達基一無所知,但他們知道L. 羅恩 賀伯特是位教育家。 同樣的,東歐各地的工廠工人,因為他在管理方面的發現而認識他;東南亞的兒童知道他為他們寫下了道德守則;有數十種語言的讀者則讀過他的小說。 所以,L. 羅恩 賀伯特不是一個能夠被輕易歸類的簡單人物,當然也和一般人對於「宗教創始人」的錯誤觀念格格不入,一般人總誤解「宗教創始人」是疏離及耽於冥想的人物。 一個人越瞭解這個人與他的成就,就越能體會到,像他這樣的人物才會把山達基帶給我們,山達基是唯一在20世紀成立的主要宗教。

山達基所提供的,正符合我們對L. 羅恩 賀伯特這類人的期待。 因為它不只提供獨一無二的方法,解答我們最根本的問題:我們是誰? 我們從哪裡來?以及我們的命運是什麼?更提供了同樣獨特的技術,讓人達到更高層次的靈性自由。 所以,我們會如何描繪這樣一個宗教創始人的特性呢? 很顯然地,他必須超越生活、他必須對人感興趣、必須受到人們的喜愛、活力充沛、魅力強大,而且必須要在許多的領域裡都有無限的能力──這所有的一切,正好就是L. 羅恩 賀伯特。

「所以,我們會如何描繪這樣一個宗教創始人的特性呢? 很顯然地,他必須超越生活、他必須對人感興趣、必須受到人們的喜愛、活力充沛、魅力強大,而且必須要在許多的領域裡都有無限的能力──這所有的一切,正好就是L. 羅恩 賀伯特。」

事實上,假設賀伯特先生在他眾多成就裡,只達到其中一項之後就停止了,他今日依然會為人所歌頌。 例如:約五千多萬本小說作品的發行量,其中包含了如《地球戰場》、《恐懼》及《地球任務》系列等不朽的暢銷書,賀伯特先生無疑是有史以來最受讚揚,也最廣為人閱讀的作家之一。 他的小說也獲得世界上極有名望的文學獎,世人非常真心誠意地形容他為「二十世紀最多產與最有影響力的作家之一」。

他早期的成就,同樣令人印象深刻。 在整個1930年代,身為一名特技飛行員,他以「閃光賀伯特」之名而廣為人知,他更打破了滑翔機持續飛行時間的所有當地紀錄。 身為探險遠征隊的領隊,他被認為是在美國身為波多黎各的保護國期間,主持波多黎各首次完整的礦物學勘測調查的人,而他的航海註記仍然影響英屬哥倫比亞的航海指導原則。 他以早期無線電做方位判定的實驗,更進一步變成了遠程導航系統(Long Rang Navigation system,簡稱LORAN)的基礎;此外,作為一輩子的攝影家,他的作品曾登上《國家地理雜誌》,他的展覽更吸引了數以萬計的人來觀賞。

在其他的研究路徑中,賀伯特先生發展與編纂了一套行政管理技術,目前全世界有各式各樣的機關組織都在運用這套行政管理技術,其中包括了跨國公司、慈善團體、政黨、學校、青年會以及各行各業的中小企業。 同樣地,賀伯特先生倍受國際讚譽的教育方法,也為各界教育人士使用。同時,他的戒毒重建計畫也深受讚揚,多次證實比其他類似計畫的成效大上兩倍,甚至三倍。 然而,無論這些生活事蹟有多麼令人印象深刻,如果對於後來成為他畢生工作的戴尼提與山達基沒有一些瞭解的話,那麼,對於此人的評價就不算完全。 (請看L. 羅恩 賀伯特系列《哲學家與創始人:重新發現人類靈魂》。)

這是一個令人讚嘆的浩瀚故事,涵蓋了他整個生活歷程。 然而,以下做個概述:像是首度進入靈性的領域,他說到自己童年時期,在蒙大拿州海倫那跟印地安黑腳族土著成為好友。 其中很值得注意的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巫醫,當地人稱他為老湯姆。 他們的關係極為罕見,六歲的羅恩不但獲得與他歃血為盟、結為拜把兄弟的榮耀,還得到他的循循教導,吸收了超群卓越的精神遺產。

「這是一個令人讚嘆的浩瀚故事,涵蓋了他整個生活歷程。」

他的下一個里程碑可說是1923年,12歲的L. 羅恩 賀伯特開始和一名海軍中校約瑟夫 C. 湯普森研究佛洛伊德的理論──湯普森是美國第一位在維也納與佛洛伊德一起研究的海軍軍官。 雖然不管在早年還是以後,羅恩 賀伯特從未接受過精神分析,但接觸到這些知識依然很重要。 因為賀伯特先生曾說,就算沒有任何其他作用,佛洛依德至少提出了「可以對心靈做些事情」的這個觀念。

這趟旅程決定性的第三步則是在亞洲,L. 羅恩 賀伯特當時還是個青年,有兩年時間大多花在旅行和研究上。 他成為少數獲准進入中國西山西藏喇嘛寺的美國人之一,而且他還實地和忽必烈可汗皇家宮廷魔術師的最後一代傳人學藝。 然而,無論這樣的冒險有多麼令人著迷,他最後也承認,關於人類的心靈,他並沒有找到任何有用或可預測的東西。 因此在他的摘要中,他說到有些地方苦難不斷,雖然蘊含著偉大智慧,卻被小心地包藏起來,僅讓它以迷信的形態留傳。

1929年賀伯特先生回到美國,完成高中教育,並進入喬治華盛頓大學就讀。 他在那裡研讀工程、數學和核子物理,這些學科都有助於他日後對哲學的探索。 事實上,賀伯特先生是第一個嚴謹地使用西方科學的方法,來研究靈性問題的人。 然而,大學裡除了一些基礎方法之外,並沒有他所追尋的事物。 事實上,就像他語氣強烈地承認:

「很明顯地,我所來往和生活的這個文化,跟我接觸過的最原始部落比較起來,並沒有更瞭解心靈。 同時我也明白,東方對於心靈的瞭解,沒有我預期地那樣深入,也無法正確加以預測,因此我知道自己必須要做許多研究。」

這場研究一做就是二十年。 在這個過程中,他周遊於二十一個種族與文化之間,包括西北太平洋美洲土著居留地、菲律賓他加祿人,以及當時蠻荒的加勒比海島嶼上的原住民。 簡而言之,羅恩專注於兩個基本課題。 第一項課題,是從他在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實驗延伸而來:他搜尋出人類長期臆測的生命力,亦即人類意識之根源。 下一個課題和第一個課題息息相關:他尋找所有生命根本的共同點,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衡量標準,如此一來,關於人類狀況,我們才能有效判定什麼是有效且不變的真理。

1938年,他的哲學研究攀上第一個高峰,寫出了如今已成傳奇的手稿《石中劍》(Excalibur)。本質上,這部作品推論出生命不只是一連串隨意的化學反應,而是受到某種渴望之驅使,那是所有行為之根本。 他聲稱,那股渴望就是生存!在所有生物中,這是最普遍的一股力量。 人類正在生存,這並不是一個新的觀念。 但這是「存在」唯一的共通點,卻是一個全新的觀念,這為之後的所有研究立下了標竿。

「人類正在生存,這並不是一個新的觀念。 但這是『存在』唯一的共通點,卻是一個全新的觀念,這為之後的所有研究立下了標竿。」

第二次世界大戰雖然中斷了研究,卻也推動了進一步的研究:第一點是來自於,他曾擔任大西洋與太平洋的反潛巡邏艦指揮官;第二點則是因為對全球衝突的十足恐懼,故迫切需要能解決人類狀況的有效哲學。 因此,在旅程的中途,L. 羅恩 賀伯特於另一份摘要中提到:

「人有種精神病,叫做戰爭。」

這段時期的研究於1945年達到高峰,地點是美國加州奧克蘭橡樹丘海軍醫院。 當時L. 羅恩 賀伯特身為海軍上尉,因為視覺神經受損而半失明,髖關節和脊椎也受傷有點跛腳,於是進入橡樹丘接受治療,成為五百名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傷兵中的一員。 除了傷兵,還有數百名曾被關在拘留營的戰俘,有很大比例的人都無法吸收營養素,處於挨餓狀態。 即使如此,賀伯特先生毅然決定使用早期形式的戴尼提。 總共有十五個病患接受了戴尼提諮商,解除了阻礙復原的心靈障礙。 接下來的發現確實拯救了那些病人的生命,這項發現影響深遠。 不管當時公認的科學理論為何,實際上,一個人的心靈狀態凌駕於肉體的狀況。 也就是說,我們的觀點、態度和整體的情緒平衡,最終會決定我們的生理健康,反之則不然。 或者,就像L. 羅恩 賀伯特本人言簡意賅的說法:「功能監控結構。」

之後,賀伯特先生針對美國社會進行大範圍取樣,以測試這套方法的可行性,時值1948年左右。 這些個案研究對象包括:好萊塢表演者、業界主管、急診室的意外事故受害者,以及喬治亞州一間心理療養院的犯罪型精神失常者。 總計,在他將十六年的研究調查彙編成一份手稿之前,他用戴尼提幫助了三百多人。 那本著作就是《戴尼提:原始理論》。 雖然一開始不是供出版使用,然而,這本膠版印刷的手稿在科學界與醫學界廣為流通。 此外,由於反應熱烈,賀伯特先生很快就收到很多人的請求,想要取得更多資訊。 最後他寫了一本書作為回覆,這也成了史上最暢銷的人類心靈著作:《戴尼提:現代心靈健康科學》

毫無疑問,這是文化的里程碑。 當時的美國國內專欄作家瓦特.契爾宣稱:

「在四月份,有一個叫做戴尼提的新事物要出現了。 這是一門新科學,以自然科學的不變性來研究處理人類心靈。 所有的跡象都顯示,它會是人類的大革命,就如同穴居人第一次發現火和使用火一樣。」

即使溫契爾的陳述很大膽,但也確實如此;因為有了戴尼提,所以就有了解釋人類思考與行為的第一個定論。 於是,解決人類心靈問題的第一個方法出現了,這些問題包括:莫名的恐懼、沮喪、不安,以及各式各樣的身心性疾病。

這些問題的核心,根植於賀伯特先生所謂的反應式心靈中,他將反應式心靈定義為「一個人心靈的一部分,它完全是刺激-反應,不受一個人的意志所控制,而且會影響與控制他的意識、目的、思想、身體和行動」。 反應式心靈中儲存著印痕,他將印痕定義為:疼痛與無意識的心靈記錄。 心靈在部分或完全無意識的時刻,仍然記錄著感知,這件事大家隱約知道。 但印痕如何衝擊身體、如何影響思考與行為,這是全新的觀念。 也沒有任何人想像過,反應式心靈中印痕的完整內容,以及這對人類苦難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 簡言之,這就是心靈,正如賀伯特先生強而有力的描述:「它教人壓抑自己的希望、教人逃不開冷漠無助、教人在該行動時猶豫不決,並且在人開始品嘗生命前就先殺死了他。」

如果有人希望看到無可置疑的證據,證明戴尼提的效力,他只要去看看這項技術所達到的成就。 這些個案不勝枚舉、都有文件可供證明,而且令人咋舌:在大約數十小時之內,一名因關節炎而痲痺不能動的焊工,恢復完全的靈活度;一位法定失明的教授,在一個星期內就恢復視力;一名歇斯底里的跛腳家庭主婦,在一場三小時的聽析中,完全恢復正常。 此外還有戴尼提聽析的最終目標,要消除整個反應式心靈,達到清新者(Clear)狀態,其特質遠遠超越了過去的所有預言。

不用說,當《戴尼提》的消息流傳開來,大眾的回應相當可觀:三萬多本書一出印刷廠就銷售一空,書店很難把書留在書架上。 越來越多證據,證明它有效──戴尼提確實提供了平常人能運用的技術──回應更趨激烈。 1950 年夏天,美國報紙的頭版標題寫著:「戴尼提風靡美國」、「美國成長最快速的運動」。 那年年底,從東岸到西岸,大約有150個戴尼提團體自動成立起來;六個城市已擁有戴尼提基金會,有助於促進賀伯特先生在這個主題上的進展。

整個進展非常迅速,也很有系統,其啟發性不遜於前期之發現。 賀伯特先生在1951年晚期和1951年初期的研究核心,是關於人類存在最關鍵的一些問題。 關於這個主題,他在早期陳述中指出:

「研究得越深入,我越明白一件事:智人這種生物包含了太多的未知。」

「……即使在他之前已經有許多人在這條未標示路徑的軌跡上漫遊過,他們也不曾留下任何路標與地圖,只透露了他們所見的九牛一毛。」

後來的研究路線,大約二十多年前就已經展開,他描述這條道路是要引領人「知道如何去知道」。 他後來隱喻地描述這趟旅程說,這樣的冒險讓人穿越了大街小巷、走過許多毫無把握的黑暗小徑、歷經生命的許多層面。 即使在他之前已經有許多人在這條未標示路徑的軌跡上漫遊過,他們也不曾留下任何路標與地圖,只透露了他們所見的九牛一毛。 然而,1952年早春,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一場重要的演講中,他宣佈了這項研究的成果:山達基

山達基是一項應用宗教哲學,代表了對人類潛能的陳述,即使與古老經典相呼應,卻是無與倫比的。 山達基宗教的基本信條包括:人是一個不朽的靈魂存在個體;他的經歷遠不只一輩子;他的能力無限,即使目前尚未實現。 就那一方面來說,山達基代表了宗教的根本定義;宗教並不是一種信仰的系統,而是靈性轉化的方式。

山達基透過研習賀伯特先生的著作,並應用其中所含的原理,達成這種靈性轉化。 山達基的主要修行活動稱為聽析。 這由聽析員提供,英文的聽析員(auditor)這個詞,來自拉丁文的audire,意思是「傾聽」。 聽析員不會去評估,也不會以任何方式告訴一個人要想什麼。 簡而言之,聽析並不是在一個人做什麼,唯有透過積極參與才能得到其益處。 確實,聽析的格言就是:只有讓一個人去發現他自己生命問題的解答,那些問題才能消除。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聽析員要運用聽析程序──一組精確的問題,來幫助一個人仔細審視無法以其他方法得知的困難來源,以及不想要的困難來源。

當然,所有這些所代表的意義,在主觀上來說,是有點難以形容的;因為依據聽析真正的定義,它是要實現過去文獻未曾描述過的更高狀態。 但是就非常基本的層面來說,山達基並不要求一個人努力去達到更高品格的行為、更高的覺察力、更大的快樂和理性。 相反地,它提供一條途徑使人達到一些狀態,在這些狀態下,一個人變得更有品格、有能力、有自決力,也更快樂,因為那些阻撓我們的因素都已經消除了。 從這個包羅萬象的觀點、基於聽析之目標,賀伯特先生對剛認識山達基的人發出邀請:

「我們獻給您這個珍貴的禮物──真正的自由與不朽。」

「我們獻給您這個珍貴的禮物──真正的自由與不朽。」

山達基靈性進展的完整途徑,透過山達基的自由之橋描繪了出來。 它呈現出一個人要瞭解山達基的全面性,所必須要走的確切聽析和訓練步驟。 因為這座橋是按梯度設計的,所以進展就會井然有序,而且是可以預料的。 如果這項基本概念是一個古老的概念──一道跨越無知深淵,到達另一高原的途徑──那麼,自由之橋呈現出了全新的東西:不是某種武斷的步驟順序,而是一套最有效的方法,要永遠恢復賀伯特先生描述的「永恆不朽的自我」。

然而,即使山達基代表了通往人類最高精神宏願的途徑,但它對一個人更切身的存在──對於他的家人、事業和社區──也同樣意義重大。 要瞭解這門宗教,這點至關緊要,這實際上也就是山達基的意義:山達基並不是理論教條,而是研究和處理人類靈魂與自己、與其他生命、與我們所在的這個宇宙之間的關係。 就這方面來說,L. 羅恩 賀伯特的著作涵蓋了所有一切

「除非人類今日蹣跚而行的文明,出現極巨的改變,否則人是不會在這裡待很久的。」

他在西元1960 年代中期曾聲明:「除非人類今日蹣跚而行的文明,出現極巨的改變,否則人是不會在這裡待很久的。」 他列舉了政治動亂、社會腐敗、暴力、種族歧視、文盲和毒品,作為文明墮落的跡象。 為了處理這些問題,L. 羅恩 賀伯特晚年大部分的時間都致力於此。 的確,到了1970年代早期,他的研究都是為了尋求當代文化危機的解決之道。

他最後終於成功了,這可以由山達基驚人的成長得到證明。 如今,在150多個國家,有超過一萬個團體與機構在運用各種戴尼提與山達基的技術。 基於他的各項成就,才有了他對人類心靈與靈魂的各項發現,事實上,這就是以上介紹的整個重點。 因此,在以下頁面──包括改善教育、無犯罪城市、無毒的校園、穩定且有品格的組織、藝術的文化復興──所有這些都是源自於戴尼提和山達基的各項發現。 然而,考慮到他的成就所涉及的領域──作家、教育家、人道主義者、行政管理者、藝術家──沒有論述可以完全描述他的成就。 畢竟,如何能以寥寥數十頁傳達出此人一生對眾人所帶來的深遠影響呢? 不過,在此簡要介紹此人的生平與成就,是為了彰顯他的精神:

「倘若人人能知曉得多一點,理解得好一些,我們大家都會活得更快樂。

進一步瞭解L. 羅恩 賀伯特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