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持健康 | 預防資源中心

三、 儀式的實行

 1.  對於希坦的理論設定也對儀式有影響。因為考量到希坦的概念使得山達基擁有它的獨特性,所以儘管有各種異議,我們仍然可以談論一個貨真價實的希坦教派。換句話說:儀式程序、宗教服務、牧師、象徵等等,這一切構成了所謂的附屬條件(accessories),相對於希坦,在這當中,如何辨識希坦是什麼(也就是我們稍後會提到的「聽析」)是基本的事情。這些「附屬條件」,我們也可以認為只是從基督教借用,雖然山達基的特性傾向於「比較宗教(comparative religion)」。

這些實際上不是兩個不同的根源,因為「比較宗教」只是在基督教主幹之前,歐洲之外或前基督教(pre-Christian)在不知不覺中文化呈現的縮減(至少在賀伯特所使用的「比較宗教」的定義中,是如此)。東方對於宗教這個主題,強調的是希坦(自己),而不是神或任何超人類的力量。山達基被證實有效而且發現它符合現象學的概念,因為:希坦(就超人,任何個案皆如此)會被賦予「神」性,人們會在本質上正式地分析它與其他(尤其是東方)宗教和基督教。

在任何個案,除了那些為了辨識希坦是什麼,和他與宇宙的關係的實踐應用(尤其是指聽析,和部分的教會服務),山達基儀式也包含了命名儀式(而不是洗禮)、婚禮和喪禮。

 2.  以現象學來看,聽析是一個開始儀式,雖然山達基宗教的所有階層都會應用它。它是山達基的入門儀式,一個人在這裡會第一次獲得關於希坦的知識。山達基的主觀判斷標準,可能與宗教現象學(religious phenomenology)的客觀判斷標準不同,事實上,山達基著作寧可將聽析表現得像「牧師諮詢」而不是儀式,與基督教比較的話,它更像是一個靈性諮商師的行動(雖然這是屬於天主教告解),而不像是牧師的「聖禮儀式」。這是因為每個人都必須能夠知道自己是希坦,而且主觀地認知到這一點。聽析程序稍微會讓人想到精神分析療法,但山達基人寧可將它跟禪宗做比較。

聽析儀式要在「聽析期間」中,以一個固定的持續期間(我們所謂的儀式)來完成。牧師就是所謂的「聽析員(auditor)」,接受聽析的人稱為「待清新者(preclear)」。聽析的用語,會儘可能移除儀式當中的「讓我們開始吧」的感覺,它不是個入門儀式,就好像它不是正式的諮詢那樣,雖然它會令人宣洩情感。用「待清新者」(尚未成為清新者但渴望成為)這個字,再次命名啟蒙者。

啟蒙是循序漸進的,如同基督教古代的神祕宗教那樣,按照梯度最後才有了完美:舉例來說,施洗禮、堅信禮、聖餐禮;這類似於,進入基督教,確認它,然後被許可參加牧靈施食,這個施食將人類身體和耶穌的身體結合在一起。

將一個人從待清新者的第一個等級,帶到清新者或更高的等級,這個過程被認為是一種釋放的程序(「解脫者」),「解脫者」就是指執行這個聽析程序的人,在這當中的每個步驟被稱為「解脫者等級」直到清新者狀態。

清新者是「神聖的」或有志於「聖人情操」,山達基人喜歡跟佛教阿羅漢(Arhat)(「尊者(venerable)」)和菩薩比較,所謂的菩薩是一個人已經觸及佛教但仍停留在世俗以幫助他人接觸佛教。但也是用分析「電腦」的方式來理解什麼是清新者,意思就是他已經獲得了能力,如果獲得一切該有的資料,他就可以冷靜地解決任何問題。山達基──也就是他們所謂的「太空時代的宗教」,它的著作一直都使用電腦這個意象。

他們也談論賀伯特所發明的「電子儀表(electrometer)」,我們可能會覺得那是個根據電子學而來的現代儀式用儀器。它是種電子測量裝置,它會客觀地標示出精神上的痛苦,以及待清新者在聽析期間所體驗到的,且相繼而來的解脫程度。

山達基的教導構成了服務的核心,它不會將信條強加於人,或用地獄般的懲罰來威脅別人,它是理性的說明。

 3.  山達基教會所提供的宗教服務,與那些在美國運作的各種新教教派的服務,並沒有太大的不同。相較於形式上而言,山達基人在實質內容上,展現了更多獨特性。山達基的教導構成了服務的核心,它不會將信條強加於人,或用地獄般的懲罰來威脅別人,它是理性的說明。它用賀伯特所寫的公理來代替信條,而唯一的「威脅」就是由於沒有應用山達基原理而造成的「生活中的地獄」。山達基服務也包括提出祈求,也就是正式的處理那個超人般的目標,眾人都相信達成這個目標時,就可以滿足要求。如同山達基的儀式手冊中所建議的,這個動作是在請求造物者(the author of the Universe):1),使全人類都能夠瞭解他們的靈性本質,以認識造物者,直到最後能觸及「完全自由」(這祈禱文被稱為「對於全然自由的祈求(A Prayer for Total Freedom)」);2)要持續保留人權,好讓所有人都能擁有宗教信仰與進行儀式的自由,並且免於戰爭、貧窮與匱乏的自由。禱告的結尾有「阿門」,明確地提到神:「願神使這一切成真。」

 4.  結婚或葬禮,在山達基中它們會以各種不同形式出現,它們都不是源自於希坦對理論的需求。只有在命名儀式中(相當與基督教的施洗儀式)才會以山達基的文獻,找到這個儀式與希坦的直接關係。

這個儀式的本文解釋是:「舉行命名儀式的主要目的是要幫助希坦定位。因為他才剛接管他的新身體。他察覺到這具身體屬於他,而且他在運作這個身體。然而,沒有人告知他身體的身分為何。他知道他身邊圍有不少成人,但沒有人告訴他會有特定的人照顧他的身體,一直到身體成長至他可以完全操控為止。」換句話說,這個儀式是向希坦介紹他的身體、他的父母、祖父母,和教友會眾。

 5. 為了符合它的宗教本質,山達基已經採用獨特的標誌──例如教會牧師所穿戴,教會所陳列的山達基十字架──這立刻就表明它是一個宗教。

四、 最後的想法
下載白皮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