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持健康 | 預防資源中心

三、山達基為一個宗教組織的分析

三、(一)山達基符合任何宗教的傳統定義

許多在宗教研究領域上的學者,純粹以功能上的術語來定義宗教。在這條脈絡上,或許這兩位對於宗教的學術性定義,是最廣泛為人接受的,一位是哲學家保羅蒂里希的「被一個最終的重要性所擄獲的存在狀態」,以及歷史學家弗雷德里克.J.施特倫(Frederick J. Streng)對宗教的界定「一種最終蛻變的方法」。像這些以某種事物來認證所有其他事物的主要做法,或者任何轉變一個人直至核心力量的探索,基本上都可以在意義及目的上被視為是宗教。這些在學術上,對於宗教定義的功能性探索,相當類似於宗教的合法定義,闡述於西格訴美國案,380美國163,1965年(Seeger v. United States, 380 U.S. 163, 1965),它明訂了「宗教的訓練和信仰,包括那些在生活中,佔有一席之地的真誠且有意義的信仰,它跟那些以至高之神為主要信念的信仰是平行的」。

對於宗教的功能性探索,雖然我能理解其中的學術實用性,以及法律優先權,身為學者的我,仍要以更狹義的宗教定義,才更符合我工作的目的。類似於許多其他學者在宗教研究領域的探索,我在實質上將宗教定義為任何信仰和實踐的體系,聲稱可以使個人和團體與他們超然的存在基礎結合在一起。所有這些定義的要素都是很重要的,因為它們指出了每一個有組織的宗教傳統,其不可或缺的重要層面。每一個宗教都是一套信仰和實踐的體系。宗教提供了一個方法,能夠瞭解這個世界的神祕以及其意義,並且參與其中。每個宗教都會維繫並支持個人及團體。宗教把個人聯結到一個團體,團體中的人們具有類似的想法和行動。最重要的是,每個宗教都奠基於一個超然的境地。我以「超然的境地(transcendent ground)」來描述宗教,通常會刻劃出來的,是那個介於通俗世界與超然的存在或力量之間,可以整合及成就通俗世界的特質。宗教常常把這個超然的境地講述為神聖的、天賜的或者是無限的,而賦予它像這樣的稱號為上帝、阿拉或婆羅門。然而不管如何稱號或解釋,每個宗教都會申明某種終極真實性,來回答人類存在的生死問題。所有宗教跟這個終極真實性的關係,就是它們區分的指標。

毫無疑問的,山達基符合了功能上和法律上,對於把宗教當作「終極重要性的狀態」或是「終極蛻變的方法」的定義。但可以非常肯定的是,山達基符合了我所提出來,在學術上範圍較窄的宗教定義。山達基呈現出一套信仰和修行的體系,聲稱能夠把個人及團體,與所有存在的超然境地整合在一起。更精確地說,山達基符合了任何宗教所不可或缺的測試,因為它申明一個人存在於超凡境地的真實性,而且是以全然靈性的方式來瞭解這個超凡境地。

山達基人看到了人類的生命,必須致力於生存,橫跨八個動力或目的。他們呈現出互相影響的八個動力,就像同心圓一樣,其中,個人存在的第一動力受到更多共有及靈性存在的動力所環繞包圍與維持著。

山達基人看到了人類的生命,必須致力於生存,橫跨八個動力或目的。他們呈現出互相影響的八個動力,就像同心圓一樣,其中,個人存在的第一動力受到更多共有及靈性存在的動力所環繞包圍與維持著。因此,存在橫跨每一個參與其中的動力,而且指向了生命終極靈性的原點與命運。第一動力是透過個人的存在追求生存的渴望;第二動力透過家庭生活追求生存;第三動力透過團體;第四動力透過人類種族來邁向追求生存;第五動力透過所有生命形式追求生存;第六動力透過物質宇宙追求生存;第七動力透過靈性的宇宙追求生存;以及第八動力透過至高之神或以無限的形式追求生存。因此,前面的六個動力在日常世界當中,與靈性良好狀態息息相關,同時,第七和第八動力將日常的存在與靈性的真實範疇結合在一起,徹底超越了日常的肉體與社交的世界。

山達基的第七動力聲稱有一個徹底超越有形身體和物質世界而存在的靈性層面。像這樣把人當作精神個體的觀點,就類似於印度教不朽的阿特曼(Atman),及基督教永生的靈魂。在山達基,真正的個人並不是身體,更不是那些用來裝扮及延伸肉體生命的東西。真正的個人,是一個會運用有形的肉體及物質世界,天生良善的精神個體。山達基人把這個不朽的精神個體稱為「希坦」。理想上,當他完全運作的時候,希坦能夠擁有無限的知識與力量。然而,希坦無法以「處在主導點」這樣的方式充分而自由地運作,除非他們從過去許多輩子體現的存在所累積的心理障礙,以及有害的身心副作用當中解脫出來。這些心理障礙被山達基人稱為印痕,在希坦可以恢復他的創造力與智慧之前,必須要被擦除。這個擦除印痕的程序,在山達基稱為清新,它是賀伯特先生在戴尼提的靈性治療技術及山達基的應用宗教哲學上所發現並使之完備的程序。

山達基的第八動力聲稱是一個生命的靈性境界,它徹底超越了經驗自我和物質宇宙。山達基人不願意,對於這個最高靈性的層級,聲稱有完整的技術控制及哲學上的瞭解。但是這樣的不情願,在世界上的宗教有其漫長且光榮之處。古代的猶太教抄寫員,出於虔誠之心,在「神的榮光(shekinah glory)」前面,不敢寫下神的名字。中世紀的基督教神學家,在談到神的時候,只以「反向的方式(the way of negation)」來認知神的超凡差異性。中國古代的聖人堅稱:「可以設想出來的就不是真正的『(Tao)』。」中世紀印度神祕主義者,把至尊無上的真實性,描述為「在他面前,所有的人都為之語塞」。山達基回應了這個同樣老字號宗教的謙遜,它在清楚地申明之時,卻沒有徹底地解釋個人「透過至高之神」或「以無限的形式」之終極生存。

三、(二) 山達基致力於
任何宗教所追求的目標

每個宗教都是在追求拯救。的確,宗教的需求,首先發源於認知到人類的世界有一些不太對勁的東西。每個人類都生活在死刑之下,它威脅著要將每樣東西都化為烏有。文化理想以及社會機構可以強化個人的存在與價值,但是卻沒有辦法達到全面性及永久性。人類所擁護的理想全都失敗了。人類所建構的帝國全都失敗了。混亂及毀滅似乎壟罩著所有人的生命,但是每個宗教都承諾了穿越或繞過之路。這些世界上的宗教都有其不同之處,不管那條「路」是個人或是共享的、是人類或是上帝的成果、是地球上或是上天的獎賞。但每個宗教對於所有那些學習靈性課程,以及在生活上持靈性戒律的人,都承諾了能得到拯救、超脫死亡。

拯救不侷限於最終能戰勝另一個世界或來世的死亡。宗教提供拯救以擺脫心理混亂、生理痛苦與瓦解人類當前生活的道德混亂。宗教通常承諾有此能力且提供方法來處理生活周邊所有情形。宗教提供力量和慰藉,給那些分析能力、身體耐力和道德洞察力都已經到達極限的人。簡而言之,宗教的建立是為了擔負起人類困惑、痛苦和執著的「最大承載量」。

山達基不僅承諾死亡的解答,也提供一個方法來克服人類的困惑、痛苦和執著。……對山達基人而言,這些困擾人類的問題,最終還是屬於靈性層面,而非只是身體或心靈層面。

就像其他宗教一樣,山達基不僅承諾死亡的解答,也提供一個方法來克服人類的困惑、痛苦和執著。標準山達基的定義,出現在大多數出版品的扉頁,直指幸福生活的三個終極威脅:「山達基是一門應用宗教哲學與技術,能解決靈魂、生命和思想方面的問題。」對山達基人而言,這些困擾人類的問題,最終還是屬於靈性層面,而非只是身體或心靈層面。靈魂,或更恰當的說法,希坦,背後有個缺陷,會弱化身體和暗化心靈。但山達基承諾要讓希坦從前世遭受到的那些災難性潛意識記憶,和今生承受的虛弱(覺察力鈍化和能力弱化)當中解脫。因此,山達基追尋個人的目標:清新人類的心靈、身體和靈魂的所有偏差錯亂。

就像其他宗教一樣,山達基在尋求拯救,涵蓋未來「世界」的生命以及這個世界上的生命。山達基追求拯救,其核心是在於靈性諮詢程序,稱為聽析──類似於西方的告解和東方的冥想技術。聽析能清淨希坦的內在生命,並且讓他處於中心地位。第一階段的聽析,主要是處理精神層面,關於個人、家庭、社會與過去生活的動力,設計來賦予人類健康和快樂。接下來的聽析步驟,是深化個人的靈性覺察力與能力,最後讓希坦擺脫對身體和物質宇宙所有的依賴。簡而言之,山達基對那些穿越「通往完全自由之橋」的人,承諾了此生和永生的快樂。

最後,山達基人並沒有侷限在單獨的個人透過清新所能獲得的靈性幸福。靈性聽析技術的終極目標是「清新這個星球」,藉此創造一個全球性仁慈與永久和平的靈性狀態。聽析,這是山達基宣稱的「靈性技術」,可去除造成敵意與偏見、不平等與不公義、戰爭和剝削背後的靈性因素。只有當這個星球因此清新,才能讓人類達到一個「沒有瘋狂、沒有犯罪且沒有戰爭的文明」。

三、(三) 山達基展現出所有宗教社群的層面

如同前述的討論所顯示,宗教不只是私人事務。儘管宗教提升人類內心,且讓他們找到依歸,宗教仍然算是社會與歷史的現象。個人的宗教經驗是從宗教社群而來,社群能保存宗教並且傳遞給下一個人,從這一代傳給下一代。如此,每個宗教社群,是由四個分開且互相關聯的層面所組成的。宗教社群的結構為宗教信仰系統、宗教修行活動、宗教組織和宗教領袖,這反映出一個事實:宗教傳統具有理論和實務層面,以及個人和社會層面。

就像所有宗教一樣,山達基堅信一個獨特的宗教信仰體系。每一位山達基人吸收這些信念,透過個人與團體,廣泛地研讀L. 羅恩 賀伯特編寫的哲學、技術、品格和信條。事實上,這些著作是山達基宗教信仰的權威來源。因此,賀伯特先生的著作具聖典的功能,其對於山達基的權威性力量,等同於基督教的聖經、猶太教教律、回教徒的可蘭經、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的摩門經,或基督科學教會(Christian Science Church)的「科學與健康──聖經之鑰匙(Science and Health with Keys to the Scriptures)」。如上所述,賀伯特先生被視為山達基的創始人,類似於穆罕默德被視為回教的創始人,或約瑟夫.史密斯(Joseph Smith)被視為摩門教的創始人。

山達基堅信一個獨特的宗教信仰體系。每一位山達基人吸收這些信念,透過個人與團體,廣泛地研讀L. 羅恩 賀伯特編寫的哲學、技術、品格和信條。

就像其他宗教一樣,山達基維持一個獨特的宗教實踐體系。山達基人根據山達基教會的儀式,慶祝婚姻儀式、命名和葬禮。但山達基宗教生活的核心,是實踐靈性聽析訓練。聽析和訓練構成山達基的「通往完全自由之橋(Bridge to Total Freedom)」的兩邊。山達基聽析,有些類似基督教告解和佛教冥想,僅僅是另一種版本的心理諮商或精神分析治療。聽析是靈性的鍛鍊,藉此希坦「清掉」他們的「印痕」──擺脫那些暗化心靈且弱化身體的靈性陷阱。這個清新的過程,是循序漸進的步驟。在聽析的每一個階段,會達到更高層次的靈性覺察力與能力。的確,當夠多的個人被清新,也有機會清新整個星球。根據這些個人與集體的聽析目標,山達基人也從事神聖的任務:散佈山達基訊息,和提供聽析給其他人。就像其他傳教式宗教如佛教、基督教與回教一樣,山達基試圖向全世界散布它的訊息及拯救的方法,最後遍及整個宇宙。山達基訓練對信徒自己的靈性啟發是有必要的,對於落實全球任務而言更是絕對有必要。訓練包括在輔導之下,密集地學習L. 羅恩 賀伯特的著作、演講與影片。像聽析、訓練課程以循序漸進的步驟進行,被設計來加深靈性啟發及培養聽析技術。最後,唯有接受聽析及訓練的山達基人,能擁有靈性技術來指引別人,跨越通往完全自由之橋。

就像所有宗教一樣,山達基已發展出專業的組織結構與領導能力,以服務其成員並傳播訊息。山達基是個自發性宗教社群,在嚴格分層的控制之下正式地組織起來,分佈於各式不同的宗教活動。山達基宗教服務,是透過五種不同的宗教中心來提供,取決於該中心的聽析與訓練等級。一般來說,較高等級的機構能提供所有較低等級中心與教會的服務。山達基中心提供所有「通往自由之橋的路徑」以及較低「等級」的聽析到清新者狀態。山達基教會,也稱為機構,位於主要城市,提供所有「通往自由之橋的路徑」,可以訓練到「五段結業聽析員(Class V Graduate Auditor)」和聽析到「清新者」狀態。聖崗機構高階機構位於英格蘭、洛杉磯、哥本哈根、雪梨,專門從事聽析員訓練與中段的「OT」(運作中的希坦)階層往上到達「OT五」;山達基位於佛羅里達州清水鎮的旗艦服務機構,提供所有服務直到最高階層的訓練,並可聽析到「OT七」。最後,只有旗艦船服務機構能提供最高等級的聽析「OT八」。

山達基教會的分級結構是根據宗教基礎,具有宗教上的目的。教會的法人架構是設計來整合與輔助宗教事務結構。大部分的個別組織是分開的法人組織,在國際山達基教會(宗教的母教會,負責信仰的宣傳與傳播)的指揮和授權之下運作。宗教技術中心負責維持山達基的應用宗教哲學和靈性治療技術的「純正」。在複製法人模式方面,山達基教會反映出社會佔主導地位的機關,如同羅馬天主教會反映中古世紀文化封建貴族,以及新教教派反映現代文化資本主義民主國家。但任何宗教的特定組織形式,是以它所服務的獨特宗教目的來做清楚的區分。

山達基教會的領導力,來自L. 羅恩 賀伯特指揮的宗教願景和權威。不同於佛陀和耶穌這樣的古老宗教創始人,賀伯特先生並不是山達基人的宗教崇敬的對象,雖然他代表的是偉大宗教欣賞和愛慕。相反地,他發現並發展出的應用宗教哲學和靈性治療技術,自有其神聖之處。然而,山達基人視賀伯特先生為人類和宇宙歷史上絕無僅有的人物,因為他已經獨自找到一條路,能穿越死亡和所有「驅向死亡」,那些會剝奪它天生的健康、快樂及超自然覺察力與能力的事物。事實上,山達基人相信他們的創始人,在他過世時,解脫他的身體和這個地球的限制,繼續他的生命征服旅程,「直到自由之橋的另一端」。

山達基還沒有發展出早期宗教傳統中的全範圍宗教專家。根據山達基的信仰與實踐,並沒有「治療者」或「聖人」的空間,也不需要「先知」或「改革者」。但通用的角色「牧師」和「教師」已穩固地確立,雖然山達基人稱這些宗教職務,是山達基教會的牧師也是職員。完成指定的課程研讀和實習之後,教會會正式任命為山達基牧師,這些受任命的牧師被授權可以進行週日禮拜、婚禮、命名和葬禮,以及提供適當的靈性聽析與訓練。山達基的職員會在教會組織中各個階層和部門當中,訓練為各式各樣專業教導與管理角色。有些山達基牧師和職員也屬於一個特別的宗教階層,稱為海洋機構(Sea Organization),其成員簽署同意服務十億年,一起努力要使山達基中心與教會讓人往橋上移動,藉此推動教會的目標:清新這個星球,最後清新這個宇宙。最後,山達基也透過一群高度致力奉獻、受過訓練的教友來傳播宗教信仰與實踐,這些人也能夠提供靈性聽析以及適當階層給山達基的大眾。

三、(四) 結論

以我專業訓練的立場與上述的學術研究總結,我相信山達基從各方面來說都是一個宗教。當然,山達基的靈性教義與具體組織是獨特的,適合這樣的一個新宗教──試圖結合東方宗教的靈性與西方宗教的史實,成為一個「全方位的教派」,尊重其他宗教傳統同時也超越他們。然而山達基完全符合所有宗教傳統的學術定義、完全在追求各宗教所追尋的目標、完全展現出宗教社群的任何一個層面。

山達基完全符合所有宗教傳統的學術定義、完全在追求各宗教所追尋的目標、完全展現出宗教社群的任何一個層面。

四、 山達基為一個崇敬團體的分析
下載白皮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