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持健康 | 預防資源中心

三、過去的叛教

「Apostasy(背棄)」一詞是希臘文apostasia的音譯,最初的意思是叛亂或脫離。它在宗教上的用法意味著故意放棄一個人的宗教。叛教與信奉異端密切相關,在所屬宗教內為了異教信仰和實踐而排斥正統的,被視為是斷然地否定真正的宗教。因此,叛教必須被理解為公共事件,而不是個人事件。叛教不是個人宗教疑慮或中止宗教實踐的問題。叛教是一種公開的放棄和譴責之前的宗教信仰和實踐。叛教者通常會為了另一個宗教而放棄某一個宗教,但也可以是完全放棄宗教。

三、(一)希臘猶太教當中的叛教

希伯來聖經強烈譴責古猶太人的全國性叛教,他們一次又一次地脫離,回到原來的多神信仰宗教和文化。但個人第一次的叛教行為,發生在安提奧克斯.伊皮法尼斯(Antiochus Epiphanes)統治期間(西元前175–164年),許多猶太人被迫放棄他們崇拜的上帝,而去膜拜希臘眾神。對希臘文化的激情,對猶太宗教和文化方面發生了劇烈地影響,直到馬加比起義(Maccabean Revolt)成功恢復猶太律法和猶太民族主義。零星的叛教持續發生,但這種拋棄律法的行為,在猶太族群內遭到最嚴厲的譴責。

後來在羅馬統治之下,於猶太四帝共治(Jewish Tetrarchy)名義上的政治統治當中,猶太人被允許得以自由地實踐他們的宗教。在這個時期,各種宗派團體蓬勃發展,但沒有一個比基督教發展更為強大的了,基督教由此完全脫離了猶太教。這些宗派和基督徒被定為叛教者。此外,這種叛教在政治和宗教方面受到譴責,因為在猶太人世界,宗教和公民權是密不可分的。叛教被看作是違抗國家的罪行和冒犯上帝之罪。叛教者被剝奪了受救贖的機會和公民權。

三、(二) 非基督教當中的叛教

一般來說,因為希臘和羅馬宗教的多神教性質,他們與排他性這種想法格格不入。非基督教教派不會驅逐那些遵循宗教對手的傳統或哲學領域的成員。但是,非基督教的神祇往往會被城市當局正式承認,並與國家福祉相符。在這種情況下,放棄政治認可的宗教遭到公眾批評,甚至是國家支持的迫害。在希臘語系的東部(Greek East),基督徒被指控為無神論,因為他們拒絕了人民的神。而拉丁語系的西部(Latin West),基督徒則被指責放棄他們祖先的宗教。在這兩種指控當中,拒絕尊重神祇(civic gods)的早期基督徒受到了譴責,且往往會因為他們對國家的叛亂而受到迫害。簡而言之,在非基督教社會中,只有當其祖先風俗或其城市神祇被拒絕時,叛教才會變成一個問題。

三、(三) 基督教會當中的叛教

許多早期的猶太人和非基督教徒改信基督教,但繼續遵守猶太人的儀式法律,或參加非基督教的宗教節日。一開始,堅守原來的宗教習俗不會被視為叛教。當基督教會與猶太人和諾斯底派的基督教形式分離時,叛教成為了一個明確的問題。在新約裡,叛教與假教師和先知會聯結在一起,這些人的出現表示這個年代的末日終結。在早期幾個世紀,叛教基本上是一個內部問題,正統的基督教將自己與異端分離團體分裂開來。但隨著康斯坦丁大帝(Constantine)的歸主,叛教成為一種可以依法懲處的民事犯罪。從而開啟了教會和國家之間,一千多年的相互合作。國家利用劍的力量保護教會免於叛教,教會利用聖經的力量保護國家免受暴動。叛教者被剝奪了公民權利和宗教權利。

公開放棄基督教很罕見,教會和國家之間的連結相當牢固,但即使是隱蔽的叛教運動,也被積極壓制。酷刑被任意施加,以取得供詞和鼓動人改變論調。叛教者和分裂主義者被逐出教會,且受到國家的迫害。

大規模的叛教也發生在基督教歷史上。在8世紀的所謂「大分裂(Great Schism)」標誌著基督教世界內第一個大分裂,導致東正教與西方天主教之間的相互排外。16世紀的新教改革,進一步地分裂了基督教徒。每個宗派團體聲稱,已經恢復了新約教會的真實信仰和實踐,從而將對立的基督教版本降級為叛教的地位。

此外,那些享有領土壟斷的新教教會,使用開除教籍的宗教權勢和政治支持,迫害那些宣稱自己才是真正基督教的對手。只有在宗教戰爭結束和頒布容忍令之後,這種對叛教的積極政治鎮壓才會結束。然而正式和非正式的宗教制裁仍然施行著,從開除教籍和權利剝奪,到譴責和漠視。

如此處簡要的概述所示,譴責叛教者是所有過去那些宗教的「合理化戰略」,完成排除異己的主張,成為擁有真正宗教信仰和實踐的唯一宗教。在政治和宗教忠貞融合的國家和環境中,法律和宗教制裁會加諸於叛教行為。叛教者被剝奪公民資格和救贖。因此,叛教者被視為欺瞞和不道德的傳播者,威脅到宗教團體的純潔和政治秩序的穩定。

叛教在現代世界中,越來越不是什麼問題,因為宗教傳統柔化了他們的教義主張,而且俗世的社會與宗教認可各成一格。本世紀,宗教多元主義和宗教信仰私人化的認同,那些改變宗教信仰的叛教者多半不再受到法律和宗教的唾棄憎恨。可以肯定的是,羅馬天主教會仍然保留開除教籍的武器,新教基督教徒公開譴責異端邪說的威脅,虔誠的家庭,偶爾可能會因為孩子和不同信仰的人結婚,或改信其他宗教而與其斷絕關係。但這些制裁不會影響大眾或個人。他們是虛張聲勢的宗教教條主義者,他們在多元與俗世的文化中,失去了不容置疑的權威。

四、 今日的叛教
下載白皮書